首页 > 修真小说 > 仙师独秀

仙师独秀

54章 献窑

作者: 想见江南

    “从不曾见姑娘这般模样,自打姑娘修行纯阴无极功以来,还是头一次见姑娘施展媚术。”
    一道人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桑雨绮身后,来人是个中年道姑,正是贤福观观主雅娴师太。
    桑雨绮面色骤冷,“师太想说什么?是觉得我会淹死在邓神秀这个小水坑里?无妨,你觉得有什么不对的,大可向主上汇报。主上不是给了你专奏之权么?”
    雅娴师太微笑道,“姑娘言重了,我现在是姑娘手下,自然唯姑娘之命是从。
    只是那邓神秀,自出名以来,处处血光之灾,姑娘和他打交道,当慎之又慎。”
    “你在教我做事?”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    雅娴师太退出门去。
    桑雨绮清澈的星眸陡然放出冷光,轻轻挥手,落了诗文的雪缎纸化成碎片。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就在雅娴师太找上门的档口,邓神秀下山去了。
    他很清楚,桑雨绮既然打定了自己的主意,是断不会让自己接走母亲的。
    他也猜到桑雨绮要借祈福会搞大动作,也回忆了前世。
    奈何,他前世在淮东待的时间不久,只知道大约是明年四月,圣辉会起事,在淮东掀起好大声势。
    现在距离明年四月,还早得很。
    他想不明白桑雨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但知道越是在这关键时刻,能救命的没有别的,只有实力。
    他如今已晋升为驱物三境,能驱动百斤重物,且能一灵多用。
    有这个基本盘,他就大有文章可做了。
    枣红马脚程极佳,当天傍晚,他就返回了汉阳县城。
    将枣红马在缘来客栈寄存了,辞别了热情过度的老板,他返回家中。
    才到家,正要将那一袋紫阳砂挪回阁楼,便有客来访了,正是刘员外。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,邓神秀再是着急,再是不近人情,也只能请了刘员外入内。
    不用他奉茶,刘员外自己带了队伍,在邓神秀院中忙活起来。
    邓神秀正要询问原因,又有客至。
    不过半柱香,邓神秀家的小小院落,支起七八张从三江酒楼借来的桌子,几十号人坐得满满当当。
    没办法,如今整个昌武,邓神秀都是绝对热点,更何况他的家乡汉阳县。
    来道贺的汉阳名流,官佐,儒生,无不对邓神秀表现出了十二分的热情。
    对他在昌武府所作所为,激赏不已。
    整个宴会,众客乘兴而起,尽兴而归。
    邓神秀再躺回床上时,已过三更天。
    他一觉睡到次日正午,才洗漱完毕,猛地想起昨日在宴会上,向诸人请托之事,急急出门朝城东行去。
    他赶到城东野坟场时,那处被人用白灰圈了个数百平的空地。
    空地上,堆满了各种漆黑的砖块。
    见得他过来,不少人涌了过来。
    “在下刘员外家家丁刘三,我家员外贡献两个窑口。”
    “小人王员外管家王伟岸,贡献三个窑口。”
    “在下张举人妻弟,我姐夫下手晚了,窑口被卖光了,他去邻县江夏,给公子买了两个窑口,连夜拉了回来……”
    众人纷纷自报家门。
    邓神秀拱手道,“多谢诸君,也劳诸君替我多谢诸位贤兄,就说邓某深为感激,来日摆酒相谢。
    对了,这是此次购入窑口的费用……”
    他才掏出银票,众领头如避蛇蝎,率领各自队伍,落荒而逃,只留下堆成小山一般的漆黑砖头。
    原来,这一块块漆黑砖头,来历不凡,皆是三年以上铁匠铺窑口的火砖。
    邓神秀的目的,当然不是这些火砖,而是火砖内积累的精铁之精。
    铁匠在打铁时,会不停地有铁屑脱落,坠入火口,天长日久,这些铁屑会有相当一部分融入火砖中。
    随着持久的累积,反复的煅烧,火砖之内就会形成精铁之精。。
    当然,时间越长的窑口,积累的精铁之精,就越是丰富。
    邓神秀弄来这些三年以上窑口的火砖,正是为了提炼这些火砖中的精铁之精。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铁铺窑口中存有精铁之精,这个秘密要到四五年后,最先在北地爆出来。
    提取这些窑口内的精铁之精的法门爆出,则要到七八年后。
    那时,邓神秀修为已高,早就看不上这精铁之精了。
    但在当下,此物对他效用非常。
    此番他回汉阳县,正是奔着此物来的。
    此物在别地也有,但要弄到这么多的铁匠铺窑口,非要有强大影响力不行。
    只有在这汉阳县,邓神秀才有如斯影响力,此事才办得成。
    当然,他托众人弄窑口,也编了合适的借口,说要参修浩然气,需要此烈阳之物聚阵。
    没人细究他要这些破砖干什么,但都把弄到这些破砖,当作结交他的机会。
    面对这成小山般火砖,邓神秀盘膝坐定,缓缓放出清灵气。
    精铁之精性属烈阳,清灵气很容易就能感知到。
    花了两个时辰工夫,邓神秀挑了近八百块烈阳气息浓郁的火砖,托了几个民夫,没费多大力气,就将这八百口火砖,挪进了家中的阁楼。
    八百口火砖一挪进来,本就不阔的阁楼,顿时拥挤得只容一人之身。
    邓神秀取出那包紫阳砂,倒入一口大铁锅,又倒入三口火砖,沉腰扎马,开始抽插。
    半柱香后,整个砂锅开始冒出腾腾青烟,三口火砖顿时炸裂成七八块。
    邓神秀催动灵力,将碎裂的火砖挪出,于此同时,数枚糖粒大小的晶莹之物,被挪入一个空置的海碗中。
    灵力催动,攸地一下,又是三口火砖落入砂锅中,邓神秀继续抽插、翻炒。
    时间一点点流逝,邓神秀仿佛不知疲倦。
    如是过了五个昼夜,近八百口火砖化作满屋碎土,海碗中多了小半碗晶莹。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锅紫阳砂化作乌黑色,触手间,已经没了多少温热。
    显然,在这一通抽插中,紫阳砂已经亡了。
    邓神秀不忧反喜,他小心翼翼如侍珍宝一般,将那小半碗精铁之精,尽数倒入一个口袋中,紧紧封住。
    随即他抹身下楼,出得门来,已是一天黄昏时候。

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